世界风情:美国黄石公园

Celeste发表于2017年8月16日 美国旅游 137人浏览

美国黄石公园,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名字,地理课上老师也提过,但仅此而已。大了之后,虽走南闯北去了不少地方,对黄石公园也一直充满向往,但总是一年拖一年,始终未成行。直到看了电视节目和报道,说,地质科学家论证+推算黄石公园火山爆发的地质时期已近。这才将它提上日时日程。公园冬季时间长,每年九月至来年五月基本都被冰雪覆盖,所以我的行程就选在了今年的六月底。

话说,黄石公园于1872年被定为美国第一个国家公园。它占地近9,000平方公里;位于怀俄明州西北角,西北方延伸到爱达荷和蒙大拿州境内;以野生动物和火山间歇泉、温泉、喷泉闻名遐迩。冰川时期(大约两百万年前)整个高原都冰川之下。随后冰川不断地移动,将地表精工细琢成了今人所见的高山险峰和大草原。

黄石公园整个又是一个火山,在过去的两百万年里有过几次大爆发,现在火山处在休眠状态。世界上有一半的地热现象可以在黄石公园找到。以前我总是天真地认为火山温泉里没有生物,太热。后来才了解到生物世界之玄妙。特别在黄石公园领略了一幅幅斑斓多彩的温泉生物画面。公园也因生长在火山岩浆上、温泉里的生物的颜色而得名,故“黄石”。

黄石公园的公路呈“8”字。游人的活动集中在路的周围,所以公园的大部仍处在“原始”状态,这也是对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。我有意去“原始”无人区探险,但后一想森林里的狼虫虎豹又不得不“缩”了回来。咱得对家人负责吗。。。人生还刚刚开始,世界上还有五分之四的地区尚未去过。。。生命可贵呀!

提到黄石公园就不能不提山火。每过几年黄石公园就起一场大火,多由闪电引起。在园内游览时常常见到整个山上的树都或秃或倒,不禁心生遗憾。但同时又会看到枯树下郁郁葱葱的小树正茁壮成长。真可谓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其壮烈的场景不得不令人感叹自然的奇妙和再造。生死轮回,自古如此。奈何?!

在公园里还看到一些没找到答案的现象。树倒的方向惊奇地一致,都朝一个方向;另外看到一片山林几乎每一棵树的皮都被剥到同一高度,不像是人为。我知道牦牛、熊有在树上蹭的习惯,它们把树油,特别是松树油,蹭到身上防蚊虫。但那么一致、整齐?

作为游客,我所看到的才仅仅是公园的一小角,可以想象没看到的神奇何其多!黄石,你是我心中的女神!一个星期的旅游很快就过去了,但是心中留下的美好印象却将伴我至永远!

请欣赏:

我先飞到爱达荷。从那里驱车至西黄石镇入公园西门。这是爱达荷的路边风景。大片的草原。一家农户不知有多少顷地。这是美国“地多钱少”的地区。长长的水车不停地浇地,水雾在太阳的映照下出现道道彩虹。蓝天、白云、草原、彩虹。世界多美好!

另一幅风景如画。远处黄黄的,在丛林中不断闪现。真像油菜花。

山野牧场。被收割的部分不知是不是土豆。爱达荷盛产土豆。麦当劳的土豆条和土豆泥都用的是爱达荷的土豆做的。

这是大提顿国家公园里的景致。大提顿是黄石公园南边的另一个国家公园。山势险峻、雄伟。这一处林木错落有致,鲜花盛开,令人憧憬。(山上没有树木的地方恐怕是雪崩造成。)

大提顿国家公园内的避暑山庄。几匹马儿在悠闲地吃着草。。。

膘肥牛壮!

热气球原来是这个样子滴。(升空之前。)

大提顿的峻岭雄姿。

蓝天白云、青山绿水。词藻在美妙的大自然面前是多余的。象这样一边是绿树、一边是绿草的山岗并列着一道又一道,抑扬顿挫,犹如仙境。美极了!

前面已经提到,黄石公园的公路呈“8”字型。公园的南边主要是黄石湖。这次因为错误地估算时间,又用了一天时间“走马观花”式地游览了大提顿国家公园,造成游黄石的时间严重不足。最后不得不放弃公园南端的黄石湖。只是站在高山之上远眺湖影。

这就是唯一的一张黄石湖的照片。湖水象一块蓝色的天鹅绒,水鸟映斜阳,闪闪发光,非常奇特。别具一格。

夕阳下等候“老忠实”(闻名遐迩的间歇泉)的人们。“老忠实”基本上每90分钟喷发一次。人们总是准时在长凳上耐心等待,象是等候一位名演员的出场。

终于等来了。“老忠实”每次爆发之前总要先小喷一会儿,象是集结一些力量。可是人们总是激动地端起相机,咔咔咔。每次爆发能喷出14,000 – 32,000升的开水;高度达32到56米;时间长达一分半到五分钟。爆发和爆发之间光冒热气。

看完“老忠实”,一转身,一轮明月不知什么时候爬上树梢,挂在天空。啊!多么圆满的一天!

这颗松树傲然挺立在悬崖之上,无论风吹雨打太阳晒都始终象世界展现着无畏的精神。可敬可佩!每当我想起它,我就变得更加坚强。

彩云托日,锦霞满天。黄石落日是我所见到的最壮观的。

黄石的各种地热特征,象喷泉、间歇泉、温泉、泥潭。。。。集中在公园的西南侧。这些树不是因火而是因水而亡。它们近温泉而生。温泉水含有大量的钙。水多的时候泉水漫到这里,树根先亡,但树皮继续吸收钙,就成了这个样子。如果把树锯断,里面和别的树没有区别。


浓烈的硫磺味扑面而来,无处躲无处藏;带着硫磺的热气把衣服熏得严重褪色;强烈的光反差使你睁不开眼;头顶烈日,脚下蒸气,犹如熔炉。然而,风景却象环境恶劣一样地美轮美奂。

火海吗?炼狱吗?不是也差不多呀。这里是著名的Grand Prismatic Spring。红色的不是岩浆而是生长在火山温泉里的微生物的颜色。

我相信世界上最有才华的摄影大师也无法用照片再现那情那景。请允许我只展现一小角吧。。。


黄石的峡谷和瀑布在公园的东北段。这里山清水秀,柳暗花明,鸟鸣山溪,满眼青翠,好一番人间仙境. 蓝天之上,风云漫卷,浩荡迤逦。白云之下,峰峦绝顶、冰川瀑布、山涧河流、原始森林。山峦之间,一马平川,水草丰腴,牦牛成群,野鹿成行。山雨烟雾起处,青翠的峰峦若隐若现,如海市蜃楼,飘飘淡淡,亦真亦幻。若不是那野狼在高歌,真如隔世一般。放眼望去,“旷望群山会,云卷天地开。”如诗如画,良辰美景,岂能让人不心生眷恋?

数日烈日炎炎,一阵清风带来细细的小雨,空气中弥漫着山的香气,沁人心脾,清爽极了。


这是黄石的金门桥。两侧异峰突起,万丈千仞;迎面百尺高崖,咄咄逼人。车行其上,微微有些颤动。举头仰望,岩石嶙峋,寒气逼人。绕过这个弯儿,层峦叠嶂,道道秀峰尽现眼前。一派大好河山。此生不枉矣。

人在画中游。

千岩泉洒落,万壑树萦回。

天然山水画。

“鬼谷上窈窕,龙潭下奔潈。”

“漭荡见五湖,目极心更远。”


下面是万丈悬崖,说是有熊出没,惹得人们一通咔、咔、咔,结果只是个迷人的故事。

黄石公园的食肉类动物,如狼、熊、郊狼主要在北和东北部;食草类的,如牦牛、鹿、四不像等则随处可见。临行前特意购高级望远镜一只,匆忙中忘了打入行李。结果需要的时候,只能看着别人激动地大呼小叫,自己惨兮兮。。。

一日,周五,刚入园不久,车辆便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足有两、三英里之长。正寻思着周末人多,当日的计划又泡汤了,但见前方车缝中有牦牛数只,带队压阵。大的护着小的,脚步坚实、铿锵有力、不徐不缓,咚!咚!咚!小的不下道,大的就不下。(这些不安事理的孩子。。。)再看车上的人,各种相机、摄像机、手机;长镜头、短镜头,争先恐后咔、咔、咔。忙得不亦乐乎。有的人从天窗上探出头;有的将半个身子伸出了窗外;有的干脆下车就近拍照。好不热闹。

原以为只有对食草类动物人们才这样胆大,后来发现原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另一日,行至公园北边,绵绵细雨中见前面有不少人翘首望山岗。这是有动物的迹象。几日来一直盼望着有狼、熊现身。现正处狼熊出没的地段,赶紧上前探个究竟。刚一停车,就听有人说,“wolf”(狼)!哇!太刺激了!从前只在动物园里看到过狼,目睹野狼的风采只是个遥远的梦想。。。可惜!我们下车时,狼已跑到山岗的另一侧去了。只听到它的吼声在山间回荡。。。看见狼的人,这时开始骄傲地对这些迟到的,激动地喷着吐沫星子津津乐道开了。。。

狼是最近几年才重新引进的。因为没有天敌,食草类动物多得有些失控了。(早年间,牛仔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牲畜,将狼灭绝。)说来也奇,怎么没见到狼吃剩下的动物,或者动物的骨头?难道在无人区?纳闷。

又一日,路旁。见几个人或端着,或架着高倍望远镜朝山根儿下一片草原瞧。过去一问,是在看郊狼。我想起日前在Mammath梯田温泉那里看到过一只,大摇大摆从我们的车前跑过。。。正想着,这位老者热心地让我用他的望远镜看。只见望远镜的另一端,一只郊狼正狼吞虎咽着什么。我不觉惊奇地“哇”了一声。老者迫不及待地将望远镜夺了回去。原来,郊狼在捕食。说话间已经捕到。害得老者差一点连“吃”这一幕也错过。

看野生动物时激动的一惊一乍,大呼小叫很是刺激。当时的场景现在想来依然历历在目,久久萦怀。看到了,觉着非~~常~~满足;没看到,感到很遗憾。这次,想看没看到的动物有:水獭、河狸;没想到却看到的有:白头鹰---美国的国鸟。

如果说山、水、草木赋予了黄石灵气,那么动物则给黄石带来了生机。是它们用日日与自然的拼搏、时时生与死的较量,谱写了生命的一曲曲赞歌。

我们一行满载愉悦的心情,一路欢声笑语行驰在归途,心里一遍一遍地重温所闻所见。踏上公路,只见一轮明月挂空中,不高不低,淡淡的几片云萦绕周围,象是送行,又象是挽留。情景交融啊!然而人在旅途,身不由己。我轻点油门,怀着对自然无限的眷恋,朝着文明驰去。

 

那天正是美国国庆日,各地纷纷放花庆祝。五彩礼花一次一次从车顶掠过,斑斓的色彩映照着我们的笑脸,如梦如幻,似胜利凯旋。我们的旅行就这样象一曲交响乐,以高亢激昂的旋律又揭开了新篇章!

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美国黄石公园旅游信息,欢迎访问欣美途旅游网,或者咨询客服热线400-9966-651。我们致力于解决您美国旅游的一切需求。